曹操父子究竟是一门豪杰,还是满门奸诈

传奇国际娱乐

2018-02-26 19:50:17

说到曹操父子,即便我们没有如何认真的读过史书,也是耳熟能详的,并且在我们从小到大的课本上也出现过很多他们的诗作。在当时他们父子除了在政治上的成就外,文学上的成就也是不容小视,为建安文学代表人物,其中尤以第三子曹植的诗文最为出众。

曹门父子三人

事实上,曹操不止这三个儿子,只是这三子相对而言更具有代表性而已!如在我们很小的时候,就曾有听说过“曹冲称象”的故事,当年地处东南的东吴进贡一头大象给朝廷,身为丞相的曹操很想知道这个庞然大物究竟有多重?身边谋士等众人苦无良策,最后还是年仅七岁的曹冲想出了用船称象的办法,其天赋聪明由此可见,其实另外还有许多体现他聪明的事迹,惜乎其后来夭折不寿。另有非卞氏所生的长子曹昂,代父而亡,在曹操征张秀时与猛将典韦同亡于一役,由于事迹不多不具有代表性,故而只以卞夫人所生的三子――曹丕、曹彰、曹植来代表曹氏父子。

奸雄曹孟德

曹操为人,历来人们对其褒贬不一,有的认为是杰出的政治家、了不起的英雄,有的认为是乱臣贼子、后世常与王莽、董卓之流并称。古人所谓一生事迹盖棺定论,然而事实上盖棺以后也是难以定论的,若说他是乱臣贼子,但他也曾周公吐脯般的求贤若渴,四方征讨维持着风雨飘摇中的大汉王朝,劳苦功高,对国家对百姓也绝对不能说是没有大的功劳。若说他是治世能臣,但他专权跋扈把持朝纲,上轼伏皇后,下杀孔融等名流大臣,作威作福杀戮太过实在是不臣之极,更兼有“宁教我负天下人,休教天下人负我”的“名言”流传千古,实在是可恶至极,称得上是真正小人。同是为相,曹操之为相与孔明之在蜀汉为相的“不使内有余帛,外有余财”不可同日而语。再来看《三国演义》中,对曹操的一段描述,同时也是史书中的描述:

一将身长七尺,细眼长髯,官拜骑都尉,沛国谯郡人也,姓曹,名操,字孟德。操父曹嵩,本姓夏侯氏,因为中常侍曹腾之养子,故冒姓曹。曹嵩生操,小字阿瞒,一名吉利。操幼时,好游猎,喜歌舞,有权谋,多机变。操有叔父,见操游荡无度,尝怒之,言于曹嵩,嵩责操。操忽心生一计,见叔父来,诈倒于地,作中风之状。叔父惊告嵩,嵩急视之。操故无恙。嵩曰:“叔言汝中风,今已愈乎?”操曰:“儿自来无此病;因失爱于叔父,故见罔耳。”嵩信其言。后叔父但言操过,嵩并不听。因此,操得恣意放荡。时人有桥玄者,谓操曰:“天下将乱,非命世之才不能济。能安之者,其在君乎?”南阳何J见操,言:“汉室将亡,安天下者必此人也。”汝南许劭,有知人之名。操往见之,问曰:“我何如人?”劭不答。又问,劭曰:“子治世之能臣,乱世之奸雄也。”

此中详述曹操世系,与刘备中山靖王后裔、景帝玄孙有着天壤之别,然玄德之叔父奇其侄,曹操之叔父怒其侄,其实都是真正道德高隆的好叔父。常言三所看小,七岁看老,观他欺其父、欺其叔,日后又何能保证不会欺其君?而当时素有知人之明的许劭曾言:“子治世之能臣,乱世之奸雄也。”虽然他可为能臣,也可为奸雄,但三国时大汉皇室微亡,群雄并起又岂是治世?因而曹操为历代奸雄之最当之无愧,京剧中大花脸的奸臣形象也极是恰当。然后人并称卓、操,其实董卓卓远不能与曹操相提并论,其狠辣奸诈处相似,但在雄才大略上远远不同。

乘乱纳甄氏的魏文帝

其长子曹丕奸诈处不下乃父,威逼汉献帝更是变本加利,公然开启后世谋朝篡位之先河。他的诗文我们大多数人接触很少,远不及其父曹操与其弟曹植,但他可以从先主伐吴时的七百里连营中,判定出先主必败,可见其韬略过人真有乃父之风,不愧为乃父之子:

却说操长子曹丕,字子桓,时年十八岁。丕初生时,有云气一片,其色青紫,圆如车盖,覆于其室,终日不散。有望气者密谓操曰:“此天子气也。令嗣贵不可言!”丕八岁能属文,有逸才,博古通今,善骑射,好击剑。时操破冀州,丕随父在军中,先领随身军,径投袁绍家下马,拔剑而入。有一将当之曰:“丞相有命,诸人不许入绍府。”丕叱退,提剑入后堂。

此中“八岁能属文,有逸才,博古通今,善骑射,好击剑。”可见曹丕其人才艺非凡,文章想必也是很不错,只是不及其父与其弟名气大而已!但他专长于谋略,在见识上是远胜其弟曹彰与曹植,可说是深得乃父王霸之略。而曹彰是一典型武夫,在文艺上与门风很不相称,但勇猛过人,亦属豪杰之辈:

操次子曹彰也。彰字子文,少善骑射;膂力过人,能手格猛兽。操尝戒之曰:“汝不读书,而好弓马,此匹夫之勇,何足贵乎?”彰曰:“大丈夫当学卫青、霍去病,立功沙漠,长驱数十万众,纵横天下;何能作博士也?”操尝问诸子之志。彰曰:“好为将。”操问:“为将何如?”彰曰:“披坚执锐,临难不顾,身先士卒;赏必行,罚必信。操大笑。”建安二十三年,代郡乌桓反,操令彰引兵五万讨之;临行戒之曰:“居家为父子,受事为君臣。法不徇情,尔宜深戒。”彰到代北,身先战阵,直杀至桑干,北方皆平;

才高八斗七步成诗的曹子建

在日常中,我们常用才比子建来称赞别人文章,他也是这兄弟三人中最为我们所熟悉的。而我们对于学问才华特别出众的人,也常用“才高八斗,学富五车”来形容,而其中的“才高八斗”便是指曹操第三子曹植曹子建而言的。昔时谢灵运有言:“天下才共一石,曹子建独得八斗,我得一斗,自古及今共分一斗”。可见曹植在文学史上的地位还是很高的,当时文章流传极广,在诸葛亮智激周瑜时,就曾背诵过他的《铜雀台赋》,并称也很喜欢他的文章,时长记诵。而在我们中学课本上,就有曹植的《白马篇》,其中“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。”、“父母且不顾,何言子与妻”,一副渴望建功立业的大志,是何其的雄壮。但他真是这样与乃父、乃兄有所不同吗?这从曹操死后的一段可知:

临淄使者回报,说:“临淄侯日与丁仪、丁M兄弟二人酣饮,悖慢无礼,闻使命至,临淄侯端坐不动;丁仪骂曰:昔者先王本欲立吾主为世子,被谗臣所阻;今王丧未远,便问罪于骨肉,何也?丁M又曰:据吾主聪明冠世,自当承嗣大位,今反不得立。汝那庙堂之臣,何不识人才若此!临淄侯因怒,叱武士将臣乱棒打出。”丕闻之大怒,即令许褚领虎卫军三千,火速至临淄,擒曹植等一干人来。褚奉命,引军至临淄城。守将拦阻,褚立斩之,直入城中,无一人敢当锋锐,径到府堂。只见曹植与丁仪、丁M等尽皆醉倒。褚皆缚之,载于车上,并将府下大小属官,尽行拿解邺郡,听候曹丕发落。丕下令,先将丁仪、丁M等尽行诛戳。丁仪字正礼,丁M字敬礼,沛郡人,乃一时文士。及其被杀,人多惜之。

自古文章之不能免祸,为此可见一斑。而曹植丧中醉倒,实在不是孝子所应为。曹丕虽然威逼太盛,不是兄长所应为,但曹植为子为弟,也是有失体统。其实他也只是文才方面特别出众而已,其他方面也并不是如何突出。正如诸葛亮所说,在他文章中多有他家合为天子的意思,在这点上与其兄相也相仿佛,这与传统文化中的忠义之气,相去甚远。再来看他们兄弟间的关系:

丕曰:“儿亦深爱其才,安肯害他?今正欲戒其性耳。母亲勿忧。”卞氏洒泪而入。丕出偏殿,召曹植入见。华歆问曰:“适来莫非太后劝殿下勿杀子建乎?”丕曰:“然。”歆曰:“子建怀才抱智,终非池中物;若不早除,必为后患。”丕曰:“母命不可违。”歆曰:“人皆言子建出口成章,臣未深信。主上可召入以才试之,若不能,即杀之;若果能,则贬之,以绝天下文人之口。”丕从之。须臾,曹植入见,惶恐伏拜请罪。丕曰:“吾与汝情虽兄弟,义属君臣,汝安敢恃才蔑礼?昔先君在日,汝常以文章夸示于人,吾深疑汝必用他人代笔。吾今限汝行七步吟诗一首。若果能,则免一死;若不能,则从重治罪,决不姑恕。”植曰:“愿乞题目。”时殿上悬一水墨画,画着两只牛`于土墙之下,一牛坠井而亡。丕指画曰:“即以此画为题。诗中不许犯着‘二牛`墙下,一牛坠井死’字样。”植行七步,其诗已成。诗曰: 两肉齐道行,头上带凹骨。相遇块山下,_起相搪突。二敌不俱刚,一肉卧土窟。非是力不如,盛气不泄毕。曹丕及群臣皆惊。丕又曰:“七步成章,吾犹以为迟。汝能应声而作诗一首否?”植曰:“愿即命题。”丕曰:“吾与汝乃兄弟也。以此为题。亦不许犯着‘兄弟’字样。”前植略不思索,即口占一首曰: “煮豆燃豆萁,豆在釜中泣,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?”

曹子建曾请人代笔,如杨修代作的数十条对答,但关键场合,诗文兴口而来,可见胸中才学是真,即便平日偶尔请人代笔,人们也不能怀疑其才学,因为其即便不请人代笔,自己也是写的出的,故而无伤大雅,反而更增雅量更见其才学出众。若是平日做得出好的文章,关键场合做不出,即便平日不请人代笔,其才学也是令人怀疑的,世道人心如此到此可发一叹!

华歆等人不知有伏后,自然也更不知有卞氏;既助臣谋主,又助兄谋弟;可见不知君臣之义者,定不善处人兄弟之间。而反过来不能善处兄弟手足情义的,自然也难守君臣之义,故而古人求忠臣于孝子之门,所谓父慈子孝,兄友弟恭,君使臣以礼,臣事君以忠,可见忠孝原为一体。能对父母尽孝,亦能为国家尽忠;能友善于兄弟,亦能友睦于同僚。观曹操一家兄弟、父子之间,可知曹丕篡逆乃必然之势。